欢迎您来到济南律师网! 今天是
济南律师网
  •  

字号:   

股东除名制度适用中的法律问题探讨

浏览次数: 日期:2013年11月13日 13:10

山东省济南市                            公司类2号

 


股东除名制度适用中的法律问题探讨

山东金诚诺律师事务所     王庆刚

 

股东除名制度适用中的法律问题探讨

  一、2011年2月 1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首次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在我国公司法中引入了股东除名制度,意义重大。但是在一些问题上不够明确:股东除名制度是否仅适用于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是否适用?如何确定股东除名事由?从具体的除名程序上来看,催告的合理期限如何确定?股东会作出除名决议的表决机制?诉讼是否为股东除名的必经程序?此外,被除名股东的股权如何处置,责任如何承担?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笔者就以上问题一一讨论,提出自己的法律完善建议。
  二、股东除名制度适用的公司类型
  司法解释规定了有限公司中的股东除名制度,对于股东除名制度是否适用于股份公司则没有明确。有学者认为,股东除名制度不适用于股份公司,理由有如下四点:一是股份有限公司规定了复杂、严密的出资规则,通常能够避免欠缴出资的情形;二是股份有限公司人数较多、规模较大,公司对股东的除名往往很难实施;三是将股东除名仅适用于人合性的公司是各国法的通例;四是司法解释仅仅规定了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除名问题,实际上间接地否定了股份有限公司通过除名剥夺股东资格的权利。但也有学者认为,在发起设立的情况下,公司全体发起人的首次出资额只要达到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二十即可,在股份公司成立时仍可能有部分发起人分文未付。此外,因为股份有限公司在发起设立的情况下只需有两个以上股东即可,这意味着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人数有可能比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还要少。至于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只是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除名,而未规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除名,只能说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在公司章程未予规定的情况下可以依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对有关股东进行除名,而股份公司的股东仍然可以在公司章程或者发起人协议中对此作出规定,对未按期出资的发起人或股东进行除名。
  似乎第二种观点更有道理,但笔者认为不在股份有限公司中规定股东除名制度,不是因为股份公司中不存在股东欠缴出资的情形,最重要的考虑是其并不具备有限责任公司中紧密的人合性环境。其股东通常不能直接干涉公司事务,对公司商业秘密、经营信息的掌握较为有限。同时“股东人数比有限公司的人数少”的股份有限公司毕竟是少数,大部分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本总额较大,股权分布松散,个别股东的意志通常无法直接上升为公司意志。其结果是即使有企图,股份有限公司中的股东也难以凭借其股东身份或由此产生的便利对公司造成严重的损害,自然也不必要设立将其除名的制度。此外,次要的考虑是股东除名制度作为一种严厉的公司自治行为,其决议形成通常需要严格的程序和较高的赞成票比例,以此保证该制度不被滥用。甚至在某些国家,除名股东需要其他股东全体同意方可通过。可以想象,要求股份有限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为除名某一股东而召开股东大会并通过决议是难以想象的。因此缺乏实践操作的可行性也是不在股份有限公司中建立股东除名制度的原因。
  三、 股东除名事由的确定
(一) 股东除名依据
  有学者认为,除了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和公司章程,股东协议作为股东之间确定各方权利义务与出资目的的协议也可成为股东除名依据之一。 笔者认为,公司章程是公司自治的大宪章,在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中强制性规范和禁止性规范的前提下,自然可以规定股东除名事由。实践中,一些有限责任公司为了激励的目的,允许一些核心管理人员持有公司股份,但同时加以一些限定条件。
(二) 除名事由的衡量标准
  司法解释将股东除名事由限定于出资问题,且必须是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是抽逃全部出资,将部分履行或抽逃部分出资的情形排除在外。这体现了立法者在股东除名问题上的审慎原则,有利于防止股东除名制度的滥用。但是如果范围过窄必然会影响到股东除名制度实现其设立目的。要想划定除名事由的合理范围,首先就要明确除名股东的价值判断标准。一些学者提出,剥夺股东资格的先决条件是股东根本性违约。 还有学者补充,除名是对公司股东最为严厉的制裁手段,所以必须给予合理限制。如果没有穷尽内部救济程序而断然开除其股东资格,法律恐怕难以支持。因此,穷尽救济也是除名股东所必需的。笔者认同将这两点作为除名事由的衡量标准。
  有限公司归根结底是一种契约型的企业组织形式,公司各股东根据股东协议和公司章程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因此,有限公司应遵守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从合同法的角度看,股东除名要求被除名的股东存在根本性违约行为。什么是根本性违约?遵照公司法和合同法,首先,该股东违反股东之间的协议或公司章程所确定的股东的义务;其次,该等违约行为导致公司其他股东利益受到损害,使其他股东基于设立公司目的的期待利益难以实现。从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角度来看,被除名股东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股东之间的信任和合作关系,被除名股东又拒绝修复已受损害的股东关系或者修复这种关系已无可能。
  除名事由必须是一种行为而非股东的某种状态或和其他股东的关系。这里的行为包括作为,如滥用股东权利,也包括不作为,如欠缴出资。有论述认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除名事由包括存在于股东人身的事由,如股东年老、精神异常、被宣告破产或无力偿债等。本文认为这是对部分大陆法国家和地区(如德国和我国澳门地区)无限与两合公司股东除名制度的机械移植。因为这类公司最大的特点是无限连带责任,每个股东可能承担的投资风险与其他股东的个人财产与人身状态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当某一股东的人身状态出现足够令人不安的变化时,其他股东有理由为保护自身利益而将其除名。但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缴付出资承担有限责任,股东相互间并不存在动态、直接的投资风险分担。也正因如此,我国合伙企业法要求自然人合伙人必须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合伙企业法第14条)而公司法并没有对股东的行为能力有要求。所以在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除名中,不能包含股东年老、精神异常等人身性事由。当然,我们可以想象在股东尚未完全缴纳出资前资产状况严重恶化而被除名的情况,但那本质上是合同法预期违约理论的适用,仍是基于股东无法履行出资义务,而非资产状况恶化本身而进行的除名。相反,若股东已足额缴纳出资,则资产或身份状况的变化对其股东身份没有影响。股东除名具有终局性,对被除名股东是最严厉的惩罚手段,因此,只有在没有其他和缓的手段可以救济时才可以适用。
(三) 除名事由的法律完善建议
  股东未履行出资或抽逃全部出资只是股东根本性违约的表现之一,股东除名事由绝不应局限于出资问题,当股东有其他根本性违约行为而且没有其他手段可以有效救济时,股东除名也应是法律允许的。因此,笔者建议:
  1.在公司法中增设股东除名条款,对股东除名事由作出原则性的规定,并重点列举几项除名事由,最后加上兜底条款。原则性的规定须强调两点;一是该股东存在根本性违约,二是除了将该股东开除以外,没有其他手段可以有效救济。有学者提出四项除名事由作为法定列举事由:(1)股东违反出资义务(2)股东滥用权利的行为,例如以公司名义从事违法犯罪行为;操纵不公平关联交易,篡夺公司商业机会以谋取私利;非法处分其他股东权益和违规使用公司资产等等股东滥用权利的行为(3)股东违反竞业禁止义务。 笔者认为可以借鉴。另外,国外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也可以借鉴。
  2.在公司法中增设授权性条款,允许公司章程规定法律列举之外的除名事由,但当公司依章程作出除名决议时须经司法审查,即诉讼后除名决议才生效。法院做司法审查时应根据上述除名事由的两点价值判断标准,即是否存在根本性违约和是否穷尽救济,二者缺一不可。
    四、股东除名的程序设计
(一)催告为前置程序,合理期限应明确
  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规定,在股东不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的情形下,公司并不能直接享有除名股东的权利,而是规定了严格的前置条件:对于违反出资义务的股东,公司应当首先催告其缴纳或者返还出资,该股东在合理期限内仍未缴纳或返还出资,公司方可将其予以除名。对于何谓“合理”,该解释并未给出明确的规定,而是交由法院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自由裁量。而我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营各方出资的若干规定》第7条规定:“合营一方未按照合营合同的规定如期缴付或者缴清其出资的,即构成违约。守约方应当催告违约方在1个月内缴付或者缴清出资。逾期仍未缴付或者缴清的,视同违约方放弃在合营合同中的一切权利,自动退出合营企业。”有学者认为,解释的催告程序的合理期限为更为宽松,有利于公司行使“股东除名”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笔者认为,明确合理期限既能防止公司滥用股东除名制度,又有利于公司行使“股东除名”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因此,《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营各方出资的若干规定》可以借鉴,将合理期限明确为一个月。如果在一个月的催告期内,违反义务的股东仍未缴纳或返还,则应当允许公司通过合法的程序对股东实施除名。
(一) 股东会的表决机制
  拟被除名股东因为与除名事项有利害关系,不应享有表决权。这里讨论两个问题:一是表决采股东人数决还是股东资本决,二是事项通过所需的表决权比例。笔者认为,股东除名制度的初衷之一就是为了维护有限公司的人合性,防止股东间信任破裂。因此,正如合伙中的除名采人头决,有限公司中的股东除名在表决机制上也应采人头决。至于人头决是一致决还是多数决,德国联邦法院以及学者认为,有限公司股东除名与无限公司除名不同, 会扩大公司其他股东的责任, 因此表决方式不宜适用全体股东同意, 而是出席股东所占表决权的四分之三同意通过即可。而日本则规定经其他股东过半数通过即可。笔者认为采取拟被除名股东以外的股东人数四分之三以上同意的表决比例既可以防止股东除名制度被滥用,又具有可行性,因而更合适。
(三)诉讼是否为必经程序,除名决议何时生效
  有学者认为,公司除名股东只需股东会做出除名决议送达被除名人即生效;有学者则认为除名权的行使必须经过法院以诉讼的方式进行;还有的学者认为应当区分不同情况做不同的设计:对于法律所明文规定的除名事由,公司股东会会议可以直接作出决议并将决议书面送达被除名股东后生效,而不需要经过法院的判决;对于法律没有明文规定而是由公司章程予以约定的事由,则必须在经过股东会除名决议后,由公司再向法院提起除名诉讼。还有的学者认为对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作出除名决议前,应先提起确认之诉,因为抽逃出资的情形在认定上存在困难。
笔者认为,区分法定除名事由和约定除名事由的情况是有必要的。所谓私法自治,公司通过章程来规定除名事由是可以的。但是除名是对股东最严厉的惩罚,除名必须谨慎。在公司依据章程对股东作出除名决议时,除名诉讼可使法院对章程中的除名事由进行司法审查,确保股东除名制度不被滥用。因此,对于法律所明文规定的除名事由,公司股东会会议可以直接作出决议并将决议书面送达被除名股东后生效,而不需要经过法院的判决;对于法律没有明文规定而是由公司章程予以约定的事由,则必须在经过股东会除名决议后,由公司再向法院提起除名诉讼。此外,抽逃出资的手段具有隐蔽性和复杂性,虽然司法解释第十二条列举了抽逃出资的几种情况,但由公司自己认定某股东“抽逃全部出资”既不客观也缺乏正当性。因此,对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作出除名决议前,先提起确认之诉是有必要的。在抽逃全部出资的情况下,确认之诉发生在股东会作出除名决议之前。如果法院认定“抽逃全部出资”存在,除名决议的生效仍然无需通过法院的判决,而是在决议书面送达被除名股东后生效。
    五、股东除名后的股权处置和责任承担
  司法解释通过规定法院的释明义务明确了股东除名后股权处置的三种方式,即办理法定减资程序、由其他股东缴纳相应出资和第三人缴纳相应出资。并且通过赋予公司债权人请求被除名股东承担相应责任的权利,明确了被除名股东的法律责任。笔者认为还有两个问题值得商榷。
(一) 处置股权方式的顺位
  司法解释虽然规定了三种股权处置方式,但并没有明确他们的顺位。而这三种股权处置方式对公司、其他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影响不同。在公司依法通过减资程序处置股权时,原有的资本空洞并没有得到充分填补,只是通过法律的程序进行了消减,此种情形下,债权人的利益可能会因为被除名股东应出资部分没有填补而造成损失。而由其他股东或第三人缴纳出资则可以填补资本空洞,对债权人更为有利。由其他股东缴纳出资还可以更好地维护公司的人合性,维护股东间的信任关系。因此,这三种处置方式在适用上应该有顺位。首先是其他股东缴纳相应出资,其次是第三人缴纳相应出资,最后才是办理减资程序。因为减资对债权人的利益影响大。在实践中,如果两个以上的股东均要求行使被除名股东股权的优先购买权,则应由这些股东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除名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公司章程如果对于股权转让时的优先购买权有特别规定的,则应当按照章程的规定行使优先购买权。
(二) 股东除名后的责任承担
  司法解释规定了在办理减资程序或其他股东或第三人缴纳相应出资前,被除名股东仍应承担相应责任,这对保护债权人的利益是有利的。但是正如前面所述,减资后债权人的利益可能会因为被除名股东应出资部分没有填补而造成损失。笔者建议减资程序后,债权人仍可请求被除名股东承担相应责任,如此更能保护好债权人的利益。

参考文献:
[1]郝磊.股东除名制度适用中的法律问题研究[J].法律适用.2012(8).
[2]柏立团.开除股东?慎用[J].董事会.2013(2).
[3]张宝亮.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除名权法律制度研究[D].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2009年;齐爽.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除名权制度研究[D].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2007年.
[4]郝磊.股东除名制度适用中的法律问题研究[J].法律适用.2012(8).
[5]张凡.有限公司股东除名机制之理论基础与构建[J].金陵法律评论.2012(1).
[6]冯佰权.构建我国股东除名制度的几点思考[J].市场周刊.2012(9).
[7]刘炳荣.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除名[J].厦门大学法律评论.2005(1).
[8]储陈城,高越.出资瑕疵股东之股东除名的根基[J].北京化工大学学报.2011(1).
[9]周金喆.论我国股东除名制度的构建[EB/OL].
http://jxfy.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76984 ,2012-03-05.
[10]蒋琪,秦增光.首例股东除名制之争[J].法人.2012(11).


                                        (字数:5868字)


 

所属类别: 公司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股东除名 除名事由 除名程序 

地址:济南市槐荫区刘长山路24号 邮编:250022  联系电话:0531-87028607 E-mail:jinanlvxie107@126.com
页面版权所有:济南市律师协会 鲁ICP备05022171号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