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济南律师网! 今天是
济南律师网
  •  

字号:   

持续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诉讼时效适用弊端及建议

浏览次数: 日期:2013年11月13日 12:54

山东省济南市                         知识产权类2号


持续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诉讼时效适用弊端及建议

山东博翰源律师事务所    刘昌君

 

持续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诉讼时效适用弊端及建议

一、关于知识产权持续侵权诉讼时效形成争议的背景。
  《民法通则》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主要是“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与“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即指一定期间内不行使诉权而将使其请求权消灭的法律事实。
  知识产权侵权诉讼时效的适用问题,在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国部分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中倾向于对持续性侵犯知识产权纠纷案件淡化诉讼时效。该《纪要》的精神后来明确地规定在最高院2001年7月1日实施的《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中,该司法解释第23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权利人超过二年起诉的,如果侵权行为在起诉时仍在继续,在该项专利权有效期内,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应当自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向前推算二年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在2002年10月15日实施的《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2002年10月16日起实施的《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对侵权的诉讼时效适用问题也作了类似的规定。
  根据前述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有些法律界的人士得出如下争议结论:知识产权权利人要求停止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请求是不受诉讼时效限制的(下文称为“争议结论”)[1]。支持该争议结论的案例如最高人民法院(2004)高民终字第899号《民事判决书》中的阐述“本案是……要求人民法院确认系争的技术成果权利归属的纠纷,鉴于此类纠纷的特殊性,本案不应适用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的规定”[2]。
  笔者反对上述争议结论。《民法通则》关于诉讼时效规定修改之前,该争议结论就是不妥的。如此通过会议纪要、司法解释以及判例等看似是保护知识产权人权益,实质上对侵权人形成新一轮的不公平,是以司法取代立法。支持笔者观点的判例如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在(2010)渝五中法民初字第121号《民事判决书》中 “被告公司于2004年8月已经注册成立,一直在与原告经营范围相关联的范围内从事经营活动,也一直在使用其企业名称。原告在被告依法注册成立的6年后才起诉要求被告停止使用其企业名称,不足以证明被告使用企业名称的行为造成了市场混淆。” 虽然没有直接引用诉讼时效的法律规定,但其判决观点与本文争议结论明显不同[3]。
  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4月21日《印发<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知识产权审判服务大局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法发【2009】23号),明确指出“权利人长期放任侵权、怠于维权,在其请求停止侵害时,倘若责令停止有关行为会在当事人之间造成较大的利益不平衡,可以审慎地考虑不再责令停止行为”等,针对知识产权扩大保护的现状,司法又通过意见的形式,淡化了诉讼时效的提法,适当回收。但有关持续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诉讼时效的适用问题,如前两个案例,可见目前司法实务中的争议仍在延续。
二、争议结论会造成新的不公平。
笔者试举例,分析争议结论的错误:

  某知识产权属于甲,乙在持续侵权,那么不论甲何时知晓乙在侵权,依据争议结论,只要甲在其知识产权有效期内提起诉讼,就忽略诉讼时效,判令乙停止侵权,赔偿甲的经济损失,不过是经济损失根据乙的侵权所得或者甲因乙侵权遭受的经济损失或者法院根据侵权持续的时间、规模等情节综合酌定而已。展开情节:可确定甲在两年前知道乙在侵权,但注意到乙的市场推广相当卖力且效果良好,摘桃子的时机成熟,甲行使诉权,通过司法程序获得市场与收益。
  如上举例,乙相信其与甲公平地适用《民法通则》,却不料甲的权利被放大保护了。权利人与侵权人,在民事诉讼中,是平等的民事主体,作为居中裁决的司法,通过会议纪要、司法解释以及判例等加大对权利人的保护,天平已经倾斜,职责被自身授权,将失去居中的意义,新的不公平就在司法程序中产生。
笔者在代理的一起企业字号为“赛信”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简化掉其他事实,近就诉讼时效内容而言,如同上述举例。原告在1995年启用赛信字号,被告是在2006年启用赛信字号,二者行业相同,但行政区域不同。原告在2006年至2009年与被告持续业务往来,对被告所使用的字号与行业性质知晓时点为2006年,被告在百度、谷歌等推广,市场发展到亚非美欧四大洲。2012年,原告起诉要求被告停止使用赛信字号并赔偿经济损失。一审法院以判决支持原告的诉求,对诉讼时效部分就是淡化到不予认可,二审主办法官对诉讼时效也是抱定“诉讼时效在持续性侵犯知识产权诉讼中,只要权利在,只要侵权行为在,无需受2年时效限制。”
三、对持续侵犯知识产权行为适用诉讼时效的建议
  笔者认为,公平的司法环境,应该尊重法律,不宜以司法取代立法。建议如下:
1、持续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诉讼时效适用《民法通则》的规定。
  诚然,时效期间的起算对于一时的侵权行为应是恰当的,但实践中对持续侵权行为的时效期间起算是否亦能适用则存疑。笔者认为,知识产权,是民事权利的一种,持续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诉讼时效,在知识产权单行法中没有新的规定之前,同样适用《民法通则》的规定。
  《民法通则》第135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知识产权的相关立法如《专利法》、《著作权法》、《商标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对专利、版权、注册商标权及商业秘密等的保护,都没有另行规定与《民法通则》不一致的诉讼时效。如果要加大保护知识产权,放宽对诉讼时效的限制,应该通过立法修改现行知识产权法的单行法规定,而不是由司法机关取代立法机关,通过会议纪要、 司法解释等重新界定一种例外。
2、持续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诉讼时效起算时点。
  《民法通则》第137条关于“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
  首先,持续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诉讼时效是否符合“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的情形呢?最高人民法院 自2008年9月1日起施行的《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8〕11号)没有将其列为例外的情形。
  其次,两年诉讼时效是否有效,计算的起算日期便成了关键。如何证明“知道”或“应当知道”,不应该在理论或司法实践中存在争议,但事实上却是知识产权侵权诉讼经常遇到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程永顺主张“得知,是指权利人实际知道有侵权行为的事实发生。它是一种主观状态,以权利人的承认为前提”[4]。
  如果权利人不承认“已经知道”,侵权人则只能退而求其次,证明其“应当知道”。“应当知道”是对各种客观事实进行综合判断后对权利人是否知道的主观心理状态进行推定得出的结论,侵权人可以举证各种客观事实,以证明权利人应当知道侵权行为的存在。在整个诉讼过程中权利人提交给法庭的书面材料中对“已经知道”的事实的认可,包括诉状、提交的证据、对反诉的答辩状以及代理词等所反应出来的对“已经知道”的事实的认可。行为的推定指通过权利人的行为可以推断出其对侵权行为“已经知道”,包括权利人不否认曾和侵权人达成过和解事实,权利人已通知侵权人侵权的事实,权利人在表明已经知道侵权的文件上签章等。“已经知道”的情形容易判断,所以诉讼时效的起算日也相对容易确定[5]。
  再说“赛信”字号的不正当竞争案,原告不承认其知道被告使用“赛信”字号。被告用双方三年多30余笔合同、转账单据及发票中双方名称同时出现的证据材料通过质证予以证明,从双方签第一单合同的时点就是原告知道被告使用该字号的时点。
3、侵权人的利益应平等地受到保护。
  对最高院关于持续侵权行为在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时已过诉讼时效期间后仍给予保护的司法解释,笔者认为诉讼时效制度是关系到公共利益的制度,不能偏重知识产权人的利益而忽略公共利益,法律应当于此两种利益间有所平衡,而两年诉讼时效期间则是两种利益的平衡点,所以对知识产权人的保护应适度而不应绝对化。
  有许多学者担忧,相关知识产权的司法解释与本文争议结论,会使得“聪明”的权利人可以选择起诉的最佳时机,权利人起诉时机的选择会对被告造成极大的不公正,尤其是在其行为已持续了十几年甚至数十年,专利权与著作权纠纷例外,因为在知识产权中,除了专利与著作权不能续展与顺延,其他如注册商标权可以无限次的续展,字号只要企业存续就可使用,商业秘密只要未被解密,被告都会进行大量的人力财力等投资,扩大生产规模。此种情况下对原告请求的支持不仅涉及到侵权人利益的问题,而且影响到大批人的利益,如:侵权产品的批发商、销售商以及使用人等,对侵权人也是不公平的。 [6]。
  鉴于法律适用上的混乱会损及法律的权威和公信力,笔者期盼立法时将不同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细致划分,能够对时效制度给出更加合理、更加具体的规定,补充与完善时效制度在实际运用中的不足。


                         【字数统计:约3900字】


【参考资料】
[1]. 张晓都:《知识产权权属纠纷不应适用诉讼时效》,福建知识产权律师网;
[2].最高人民法院(2004)高民终字第899号《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网。
[3].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10)渝五中法民初字第121号《民事判决书》,重庆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网。
[4].程永顺:《专利诉讼中的若干新问题》,律师学堂点睛网;
[5]. 王婷婷,《知识产权侵权诉讼时效的三个存疑问题》,法律快车网;
[6]. 李益松《论知识产权侵权诉讼时效》,法律教育网。等等。

所属类别: 知识产权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知识产权;持续侵权;诉讼时效;平衡权利 

地址:济南市槐荫区刘长山路24号 邮编:250022  联系电话:0531-87028607 E-mail:jinanlvxie107@126.com
页面版权所有:济南市律师协会 鲁ICP备05022171号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