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济南律师网

http://www.jinanlawyer.cn

0531-81799073

邮箱:

  • 1

    1

  • 2

    2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1
客服组:
在线客服
服务时间:
-

最新公告:

搜索
>
>
>
发出解除合同通知后合同一定解除吗(附疫情期间特别提示)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官网

页面版权所有 济南市律师协会 | 鲁ICP备05022171号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济二分           网站后台管理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龙奥西路1号银丰财富广场B座11楼

电话:0531-81799073

邮编:250000

邮箱:jinanlvxie107@126.com

发出解除合同通知后合同一定解除吗(附疫情期间特别提示)

分类:
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硬仗
作者:
王琳琳、吴冉
来源:
2020/07/03 16:09
浏览量

  实践中,合同当事人之间因为一些情形出现,不愿或无法继续履行合同,故而选择解除合同的现象极为常见,不少当事人选择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的方式意图解约,但是发出解除通知后,合同即必然解除吗?法院对合同解除条件成就与否是否进行审查?尤其目前处于疫情期间,合同纠纷势必大幅增加,无法按原合同约定继续履行的情况下,企业应如何做好风险防控,维护自身利益?

  本文由具体案例为引进行相关梳理评析,为企业处理各种具体情形提供依据,以免延误时机或采取方法不当导致利益受损。为求主次分明,本文只论及一般情形下解除合同时相关问题,对部分特殊规定不予引申分析。

  一、司法实践中的相关案例

  (一)案例一:已过异议期仍应对是否有权解除合同进行实质审查

  R公司与Q公司、Y公司签订《包销协议》,约定R公司包销Q公司部分物业。在本协议签订生效以后,……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乙方向甲方支付包销款4000万元(原C公司已支付给Q公司的合作款项中的1500万元在签订本协议后转为乙方应付的包销款,在首笔包销款中抵扣);剩余款项乙方分期支付。同时约定若R公司未能在本合同约定的时间内支付包销价款,每逾期一天,乙方须按应付款万分之三向甲方支付违约金。逾期超过180日的,甲方有权解除本协议。

  合同签订后,R公司向Q公司支付2500万元。后Q公司、Y公司共同向R公司发函称:距合同签订之日已经超过180日,贵司却迟迟未履行支付全部包销价款的义务(包括合同中约定贵司将C公司已支付给我司的1500万元转为贵司首笔包销款,而贵司一直未能向我司提供C公司的书面认可),并要求R公司“三日内回函我司,就违约事实作出书面解释”。随后,Q公司向R公司发出《关于解除﹤包销协议﹥的函》给R公司,称R公司迟迟未履行支付全部包销价款的义务导致我司在项目的资金安排上出现困难,并通知R公司解除《包销协议》。R公司收到解除合同通知后及时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Q公司解除《包销协议》的行为无效。

  法院裁判摘录:R公司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Q公司解除《包销协议》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应当对Q公司向R公司发出《关于解除的函》是否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条件进行实质审查。理由是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一款。根据上述规定,Q公司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定通知R公司解除合同的,必须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条件。原判决对Q公司向R公司发出《关于解除的函》是否符合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条件进行审查,并无不当。Q公司、G公司和Y公司申请再审称原判决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错误,该主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二)Q公司向R公司发出《关于解除的函》,不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解除合同的条件。理由是,……,Q公司以R公司未依照约定支付首期包销款为由解除合同,缺乏理据。Q公司并无约定或法定的解除权,其解除行为并不发生法律效力,Q公司关于其向R公司发出《关于解除的函》已经发生合同解除效力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二)案例二:已过异议期不再对是否有权解除合同进行实质审查

  T公司与H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约定T公司委托H公司承担L城中村改造项目的工程设计工作。但因多种问题,H公司未能按约定时间交付成果。后双方签订《补充协议》重新约定了提交设计成果时间等。但从T公司向H公司多次发函的内容看,H公司提交的地块单体报批方案(调整修改版)经L市规划局审核及按照T公司修改要求,仍有诸多问题,未及时通过规划局批准。其中,2012年7月5日函载明“杜绝再次出现问题,确保本次提交方案一次通过”、“由于时间紧先提交文档资料4套,剩余文档待通过后再行补齐。提交时间为2012年7月10日”。

  2012年7月27日,T公司发出解除合同通知,称H公司严重违反合同约定逾期提交修改后的设计成果,且修改后的成果仍不达要求。T公司以H公司根本违约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为由发出了解除合同通知。

  本案中,最高法院以已过异议期为由认定合同已于解除通知到达H公司之时解除,法院裁判摘录:H公司对该解除合同通知如有异议,应及时主张权利,但其直至2014年才提起本案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九条规定的合同解除或者债务抵销虽有异议,但在约定的异议期限届满后才提出异议并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在解除合同或者债务抵销通知到达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双方未约定异议期间,H公司在收到T公司解除合同通知后三个月内未提起诉讼,二审认定T公司解除合同的通知自到达H公司之日即发生法律效力,并无不当。

  (三)争议问题归纳

  通过以上两案,可以看出,在实践中,已过法定或约定异议期,法院是否需对合同解除条件成就与否进行实质审查存有争议,亦不乏矛盾判决。下文对相关规定进行梳理。

  二、相关规定及分析归纳

  (一)《合同法》

  1.第九十三条:“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

  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

  2.第九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3.第九十六条第一款:“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

  4.分析:以上规定明确了当事人如对解除合同通知持有异议可通过提起诉讼或仲裁的方式提出异议,但是并未规定行使异议权的期间,由此导致实践中对于异议期间的把握标准及判断均无统一裁判规则,进一步导致诉讼结果的不可判断性,对于任何一方当事人来讲,都是风险的存在。

  (二)《〈合同法〉司法解释二》

  第二十四条:“合同解除相对人行使异议权受期间限制,当事人约定异议期间的,从约定;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的,为三个月。”

  分析:该规定明确了在当事人未约定异议期间的情形下,法定异议期间为3个月,但是司法实践中,对这一规定的具体适用问题,也出现了争议,争议较大的问题之一即当事人以通知形式行使解除权是否要以合同解除条件成就为必要?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就该规定的适用问题向最高人民法院请示。

  (三)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2013年6月4日对《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理解与适用的请示的答复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浙高法[2012]331号关于如何理解与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合同法解释(二)》)第24条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当事人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通知对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必须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条件,才能发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

  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一方当事人在《合同法解释(二)》施行前已依法通知对方当事人解除合同,对方当事人在《合同法解释(二)》施行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答复下发之前已经终审的案件,不适用本款规定。

  此复

  二0一三年六月四日

  分析:该答复明确了当事人以通知形式行使解除权要以合同解除条件成就为必要。但对于过了异议期的情形是否需要再行审查合同解除条件具备与否阐述并不明确,因此实践中仍存争议,对此答复的主流理解亦分两种,一种认为只要过了异议期即无需再对是否具有解除权进行审查,一种观点认为即使过了异议期仍需对是否符合合同解除条件进行审查。

  (四)2019年11月8日发布生效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下称“《九民纪要》”)

  “46.审判实践中,部分人民法院对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理解存在偏差,认为不论发出解除通知的一方有无解除权,只要另一方未在异议期限内以起诉方式提出异议,就判令解除合同,这不符合合同法关于合同解除权行使的有关规定。对该条的准确理解是,只有享有法定或者约定解除权的当事人才能以通知方式解除合同。不享有解除权的一方向另一方发出解除通知,另一方即便未在异议期限内提起诉讼,也不发生合同解除的效果。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审查发出解除通知的一方是否享有约定或者法定的解除权来决定合同应否解除,不能仅以受通知一方在约定或者法定的异议期限届满内未起诉这一事实就认定合同已经解除。

  47.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成就时,守约方以此为由请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违约方的违约程度是否显著轻微,是否影响守约方合同目的实现,根据诚实信用原则,确定合同应否解除。违约方的违约程度显著轻微,不影响守约方合同目的实现,守约方请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反之,则依法予以支持。”

  分析:《九民纪要》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明确释明,即无论是否已过异议期,法院都应对合同解除条件是否成就进行实质审查,而不能仅以异议期内未提出异议为由认定合同已解除。

  (五)小结

  在综合分析梳理上述规定后,可以很清晰的认识到,法院在案件审理中,应对合同解除条件是否成就进行实质性审查。此规则是出于维护交易稳定、防止当事人滥用合同解除权以求获取不当利益,这对于统一裁判尺度、维护司法判决的权威性,维护诚信、有序的良性市场交易秩序具有重大意义。

  三、合同解除过程中的风险防范

  (一)从签订合同时开始防范

  解除合同过程中的风险防范,应从签订合同时开始把控。一份完善的合同应对权利义务作出明确具体的约定,对交易过程中的风险进行完好的规避,具体可参见《合同法》第十二条之规定,具体到本文论述,当事人在签订合同时应对约定解除权作出具体约定,如何种情形下当事人可以选择解除合同,解除合同应采取什么形式,相对方异议期限等问题,不少合同约定“如一方当事人违约,则相对方当事人有权解除合同”,看似完美无缺,尽善尽美的规避了合同,实则是“大而空的绣花枕头”,多因约定不够具体明确无法适用。

  不可不提的是,不同类型的合同其审查重点差异较大,且当事人的实际情况也均有差异,甚至不同地区的规定都有差异,因此,并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合同模板,即必须根据合同类型和具体情形等因素综合考察,才能对合同审查全面。

  (二)当事人解除合同时的风险防范

  当事人欲行使合同解除权,务必认真研究合同条款,收集、固定相关证据材料,确保解除条件已成就,否则有不获法院支持之虞,徒费时间、人财精力。且当事人举证证明解除通知到达相对人时,应有完整的证据链,使之可以拟制出一个较为清晰且符合常理的法律事实。除了提供邮件存根及内容外,还要证明此通知已经被相对人签收。

  (三)非合同解除权一方对解除合同有异议时的风险防范

  非合同解除权一方对解除合同存有异议时,应尽快研究解决,收集、固定相关证据材料,提出异议,以免过了约定异议期或法定异议期,导致无法再提出相关抗辩,进而致使自身权益受损。

  (四)疫情期间解除合同的风险点提示

  目前处于疫情期间,很多合同的履行陷入停滞,对于合同各方主体来说,因处于不同的利益角度,疫情原因更是给其带来了利益冲突,最好的解决方式自然是通过友好协商解决,例如达成补充协议等方式(注意审查补充协议的条款是否完备、完善)。笔者建议,即使是通过协商解决矛盾,当事人仍应审慎考量具体合同条款,比如有无“不可抗力”条款、“情势变更”条款之约定,不可抗力条款或情势变更条款是否明确、有效,是否对己方有利,只有在明确了现实情况以及合同约定对我方的利弊影响,才能更好地制定相关策略,作为己方与合同相对方当事人谈判的筹码,以求维护己方利益,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在合同对该种情形下争议解决方法无相关约定或约定不明的情形下,当事人之间应本着“公平原则”进行协商解决,并注意留存有利于己方的证据,以防后续引发诉讼或仲裁对己方不利。

  疫情期间合同主体欲解除合同,应结合所签订合同的具体约定,以及本地域范围内有无特殊规范性文件等情形,对合同解除条件是否已达成进行综合判断,避免发生解除合同条件并未成就的情形下向对方发出解除通知等类似的错误研判,作为收到解约通知的一方当事人也应着重研究相关问题,合同有无约定异议期,如无,建议在异议期内及时研究谈判策略,明确己方欲求是继续履行合同或是同意解除合同,在明确己方诉求情形下进行谈判,如不同意解除合同,建议遵循法律法规及时提出异议,避免延误时机,影响权利保护,将本可简单解决的事项拉长到耗时周期过长的后续程序中,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四、总结

  回归到问题之初,结合本文归纳分析,可以得出结论,解除合同通知发出后合同是否解除不可一概而论,需要结合具体情形,如合同解除条件是否成就、对方是否提异议及异议是否成立等进行研判。

 

  作者姓名:王琳琳、吴冉        

  单位:山东德衡(济南)律师事务所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